搜索

孙悦,我要求你宽恕! 我要那个韩道国尚一点不知

发表于 2019-10-03 12:48 来源:淮南新闻网

  但是,孙悦,我要那个韩道国尚一点不知。因新近在西门庆家做买卖,孙悦,我要手里财帛从容,气概已非寻常。其时他正在大街上“阔行大步,摇摆走着”,遇着人便滔滔不绝自吹自擂,却被人慌慌张张赶来告知奸事,不由得乱了手脚。当下去找应伯爵,求向西门庆说情,放他老婆,伯爵应了。

西门庆见金莲妆扮丫头,求你宽恕灯下艳装浓抹,求你宽恕不觉淫心荡漾,不住地把眼色递与金莲。金莲会意,趁隙回至房中,不一时果然西门庆来到。两个房中备酒吃了一会儿,金莲讨要衣裳,西门庆答应让赵裁缝来做。于是上床,两个如被底鸳鸯,帐中鸾凤,整狂了半夜。正是:金铃玉坠妆闺女,锦绮珠翘饰美娃。西门庆见无人进来,孙悦,我要搂过她来亲嘴。彼此淫心荡漾,孙悦,我要掩上房门,干在一处。原来王六儿性爱弄箫、干后庭花。这两件,正可在西门庆心坎上。当日和她缠到起更才回家。自此,西门庆常来妇人家行走,又给她买了个丫环叫锦儿,又常给她银两,家里瞒得铁桶似的。而那冯婆,每日在王六儿家打勤儿,往李瓶儿处去得少了。李瓶儿使人叫她,总不在家。月娘给她银子要她买蒲垫,她不去买,只诓说买不着,不好买。真是得人些须浸润,即欺旧主。

  孙悦,我要求你宽恕!

西门庆结识的十个朋友,求你宽恕每月会茶饮酒,求你宽恕此日轮该在花子虚家摆酒会茶。花家就在西门庆家紧隔壁。席上摆的大盘大碗,甚是丰盛,又请得一个粉头,两个妓女。西门庆问起三妓姓名,原来其中一个正是其二房妾李娇儿的侄女儿——李桂姐。西门庆净手回来,孙悦,我要但见那妇人脱得上下没条丝地仰卧于枕席之上,孙悦,我要脚上穿着大红鞋儿,手弄白纱扇摇凉,顿时触动淫心。他乘着酒兴,将妇人两条脚带解下来,拴其两足,吊在两边葡萄架上,与之相淫一番。春梅见状,急躲至假山花木深处,但被西门庆看见追着,把她抢回葡萄架下,搂着坐在腿上。当下一边吊着妇人,一边与春梅两个“一递一口饮酒”。西门庆屡屡安下应伯爵、求你宽恕谢希大这伙人,求你宽恕把子虚挂住在院里,饮酒过夜。自己则一径在门口站立张望,而那妇人也影身在门里,探头缩脑,“两个眼意心期,已在不言之表”。光阴迅速,又早九月重阳,花子虚假着节下,叫了两个妓女,具柬请西门庆过来赏菊。又邀应伯爵、谢希大、祝实念、孙天化四人相陪,传花击鼓,欢乐饮酒。当日众人饮酒,到掌灯之后。西门庆忽下席来外边解手,不防李瓶儿正在遮槅子边站立偷觑,两人撞了个满怀,西门庆回避不及。妇人走到西角门首,暗暗使丫头绣春,黑影里走到西门庆跟前,低声说道:“俺娘使我对西门爹说,少吃酒,早回家。晚夕娘如此这般,要和西门爹说话哩。”

  孙悦,我要求你宽恕!

西门庆梦醒睡不着,孙悦,我要巴不得天亮。比及天亮,孙悦,我要又睡着了。次日早,何千户家童仆起来伺候,打发西门庆梳洗毕,早餐毕,何千户与西门庆冠冕,仆从跟随,早进内参见兵科。西门庆那天不往哪里去,求你宽恕在家新卷棚内,求你宽恕深衣幅巾坐的,单等妇人进门。“轿子落在大门首,半日没人出去迎接”。孟玉楼劝月娘说:你是家主,如今她已“在门首这一日了,没个人出去,怎么好进来的”?月娘心中恼,下不了气,欲不去接,又怕西门庆性子不是好的。沉吟了一回,只得出来迎接。只见李瓶儿抱着宝瓶,径往她那边新房里去了,单等西门庆晚夕进房。不想西门庆因恼在心,一连摆了三天酒席,却一晚也没进瓶儿房去。

  孙悦,我要求你宽恕!

西门庆使玉箫等去哄说因来旺酒后狂言,孙悦,我要监他几日,孙悦,我要耐他性儿,不久就放他出来。来安亦假称来旺“一下儿也没打,一两日来家”,她才信以为真,出来走动。她以身为赂,求西门庆“好歹看奴之面,奈何他两日,放他出来”。这是西门庆打算的是要妇人之身,另外置房将妇人搬入,两个好“自在顽耍”,所以听了她之言也想放人。谁知潘金莲从孟玉楼处得悉了风声,妒恨道:“我若教贼奴才淫妇与西门庆做了第七个老婆,我不是喇嘴说,就把潘字吊过来哩!”当下即去向西门庆处说:“你既要干这营生……不如一狠二狠,把奴才结果了,你就搂着他老婆也放心。”一句话把西门庆说翻了念头,写帖子给夏提刑只要求除来旺。结果那里来旺已解徐州。

西门庆死后,求你宽恕金莲、求你宽恕春梅与陈经济的奸情暴露,雪娥便在吴月娘耳根前极力撺掇打发她们出门,并率丫环媳妇棒打陈经济,终于得报前仇(第八十五、八十六回)。但后来她携财跟来旺私奔,被拘捕,官卖周守备府,顷刻间落到了庞春梅的手里,即刻被掠去头面花翠衣裳,下厨为奴(第九十回)。以后,又因春梅要在守备府中安插陈经济,因恐雪娥知情举发,便把她卖到了临清酒家为娼(第九十四回)。守备府周秀的亲随张胜包下了她,可是等到张胜杀死陈经济,孙雪娥见张胜被杖杀,恐怕拿她,便自缢身亡(第九十九回),终年34岁。当然这时在应伯爵、孙悦,我要谢希大的一力撺掇下,孙悦,我要“就上了道儿”。西门庆从家中拿来五十两银子,打头面,做衣服,定桌席,做三日饮喜酒。众帮闲则都出人情来做贺,每日大酒大肉,在院中玩耍。

当日亲朋伙计伴宿观戏,求你宽恕散去时已鸡唱时分。众人都歇了,求你宽恕只有玳安在前边铺子里与傅伙计还在饮酒。傅伙计闲中因话提话,问玳安道:“你六娘没了。这等样棺椁祭祀,念经发送,也勾她了。”玳安道:“俺爹饶使了这些钱,还使不着俺爹的哩。俺六娘嫁俺爹,瞒不过你老人家是知道,该带了多少带头来?别人不知道,我知道。……为甚俺爹心里疼?不是疼人,是疼钱。”因说起李瓶儿为人,玳安一口声只夸她又谦让,又和气,对下人从不呵骂,手头使钱大方,人家央她个事儿无有不依,“这个一家子都不如她”。两个说了一回子,睡了,直睡到次日红日三竿还不想起床。当时西门庆与何千户庭参了朱太尉回来,孙悦,我要何千户硬请他到家赴席。原来何永寿此日在家盛设酒筵专待西门庆,孙悦,我要何太监下班,与之把盏相叙。欢饮席间无非提及何永寿此去山东,叨嘱西门庆凡事扶持。又因何到任上要买所房子,西门庆言及原同僚夏提刑现做了京官,恰才托把原房卖了,当下使玳安、贲四往夏延龄处,取他的原文书给何太监看过,何太监出一千三百两银买了下来。诸人饮至天晚,秉上灯来,西门庆即要起身,何太监执意不肯,教他从崔中书那里搬来居住。西门庆见他邀得甚切,道:“在这里也罢了,只是使夏公见怪的,学生疏他一般。”何太监道:“没的说。如今时年,早晨不做官,晚夕不唱喏。衙门是恁偶戏衙门?虽故当初与他同僚,今日前官已去,后官接管承行,与他就无干!”当即差人将西门庆行李搬了来,吩咐打发后花园西院干净,预备铺陈,炕中笼火,安置西门庆住下。

当西门庆与李瓶儿在翡翠轩私语,求你宽恕她又“走在翡翠轩槅子外潜听”,求你宽恕听得西门庆爱瓶儿“好个白屁股儿”,以及瓶儿已怀身孕(第二十七回),便刻意把话拿捏他俩,又常将茉莉花蕊儿搅酥油淀粉,“把身上都搽遍了,搽的白腻光滑,异香可掬,使西门庆见了爱她,以夺其宠”(第二十九回)。至于其他,如安插平安探听西门庆与书童狎事(第三十四回)。拿捏并安插玉箫专一探听吴月娘上房消息(第六十四回)等等,不一而足。此外她又心狠手辣,善于直接置人于死地。最典型的是当李瓶儿生下官哥之后,她眼看西门庆日益专宠瓶儿,“把汉子调唆的生根也似的”,便数次惊吓小儿,甚至训练了一只“雪狮子”猫,用红绢裹肉令它扑而挝食,终于得隙扑到了官哥的身上,将官哥吓得风搐起来,不久夭亡(第五十九回)。李瓶儿受了这一精神打击,一病不起,潘金莲便乘胜追击,日逐指桑骂槐,气得她病上加病,又不敢和她争执,于是也一命呜呼了(第五十九至六十二回)。当下被她这一席话儿,孙悦,我要说得西门庆心邪意乱,孙悦,我要搂着粉头说:“我的亲亲,你怎的晓得恁么清楚?”爱月儿就不说常在他家唱,只说:“我一个熟人儿,如此这般,和他娘在某处会过一面,也是文嫂儿说合。”西门庆问:“那人是谁?莫不是大街坊张大户侄儿张二官儿?”爱月儿道:“那张懋德,好不是东西,麻着个脸弹子,眯缝两个眼,可不砢硶杀我罢了。只好蒋家百家奴儿接他。”西门庆道:“我猜不着,端的是谁?”爱月儿道:“教爹得知了罢:原是梳笼我的一个南人。他一年来此地 买卖两遭,正经他在里边歇不得一两夜,倒只在外边常和人家偷猫递狗,干此勾当。”西门庆听了,见粉头所事,合着他的板眼,亦发欢喜,便说:“我儿,你既贴恋我心,我每月送三十两银子与你妈盘缠,也不消接人了。我遇闲就来。”爱月儿道:“爹,你若有我心时,甚么三十两二十两,随你掠几两银子与我妈,我自恁懒待留人,只是伺候爹罢了。”西门庆道:“甚么话!我决然送三十两银子来。”说毕,两个上床交欢。床上铺的被褥约一尺高,爱月儿道:“爹脱衣裳不脱?”西门庆道:“咱连衣耍一耍罢,只怕他们前边等咱。”一面扯过枕头来,粉头解去下衣,仰卧枕畔。但见花心轻折,柳腰款摆。正是:

随机为您推荐
热门文章
文章排行
友情链接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孙悦,我要求你宽恕! 我要那个韩道国尚一点不知,淮南新闻网?? sitemap

回顶部